5g年龄确认 面向海外华人

*** 知道他们没有人敢偷看,云迟便把温衣部脱了下来,裹上那白布,把衣服架到火边烘烤。

然后再喝了一竹筒的热水,这才觉得缓了过来。

但是,坐在镇陵王身边,她虽然很困倦,很疲惫,却怎么都睡不着。

外面的雨早已经了,却依旧没停,淅淅沥沥地持续下着,深山夜雨,无迟寂寥的感觉。

她靠近镇陵王,他的冰寒让她打了个寒颤。

云迟闭了闭眼睛,脑海里想起来之前与骨离对上一掌时身体里的那种感觉。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什么痕迹都没有,但是那个时候,她能够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妖凤之心的焚烧,炙热得几乎可以烧融一块铁。

本来她是准备用暗器的,她的袖里还别着一不截发簪断簪。

但是,在感觉到妖凤之心的触动之后,她便只是跟随体内那股热涌,一掌拍出。

没有想到威力竟然那么大。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她撤了掌,骨离那只手可能真的要烧废了。

骨影他们可能是怎么都想不通,没有内力的她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是她没有必要跟他们解释。

目前看来,妖凤之心给她带来的并不是坏处,至于到底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纯美女孩的花朵巷弄

镇陵王的薄唇紧紧抿着,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是一块寒冰似地一直在散发着寒气,在他身边,火堆的火都渐渐地弱了。

这么下去不行。

不定还熬不到进城找到大夫,他就已经病死了。

这家伙也是,明明知道自己出了墓之后绝不能淋雨,为什么要出去找她?她有那么弱吗?

云迟看着他,咬住了下唇。

她将双手伸进布被里,轻轻贴放在他胸膛上,努力地回想与骨离对那一掌时的感觉。

妖凤之心在她的身体里,若是每次都是无意触动,她也很是郁闷。不管那是什么东西,她都一定要掌握控制权。

她讨厌被反控的感觉。

渐渐地,她的手心热了起来。

雨下了一夜,山洞里的火也烧了一夜。

骨影是第一个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火堆最后一点火焰正好弱了下去。他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猛地转身看向镇陵王那边。

他睁大了眼睛。

王爷醒着。

但是,正要出声,在看到旁边的人时,他立即把话咽了回去。

只见裹着白布的云迟如同一只猫儿一样,整个人绻缩在王爷怀里,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胸膛上。

那画面竟然让骨影眼眶一热。

不为什么,是终于有人如此靠近王爷。

虽然于礼不合,但是这样的画面却让人无法生出猥琐的感觉来,只觉得温暖极了。

这是晚上睡得太冷了,窝王爷怀里取暖了吧?

骨影先是这么想着,但是随即自己推翻了这个想法。

开玩笑,他们都知道王爷寒毒发作时有多冰冷,连他们都很难靠近他呆一晚上,可如今云迟是几乎整个人绻缩在他怀里,王爷的手臂半圈在她背后。

云迟呼吸绵长,明显是睡得很熟,面色正常,完没有半点不对劲的感觉。

心里震了一下,骨影不禁又想,云姑娘被一冰块搂着睡觉,难道不冷吗?

“让她再睡会。”镇陵王的声音低而轻地传入他的耳里,骨影忙点头。为了不吵醒云姑娘,王爷都用传音入密了!

不对!

他的关注重点难道不应该是,王爷竟然醒了吗?

骨影后知后觉,以眼神询问地看着镇陵王。

王爷您竟然醒过来了!

“本王无妨。”

骨影听到这句话简直是热泪盈眶。

昨晚他们都以为王爷即将大限,没想到只过一晚,王爷竟然醒过来了!一定是云姑娘救了他!

骨影心里对云迟感激得无以复加,决定出去采些野果子,等她醒了给她吃!毕竟,一早醒来,估计难得啃下山猪肉了。

他将脚步放到最轻,悄悄地出了山洞。

镇陵王搂着云迟,再次闭上了眼睛。

便是于礼不合,他也不放在心上。他已经决定娶她,她便是他的未婚妻子,身体都摸过了,搂着睡一夜又如何。

她的身体娇娇软软,最重要的是很暖。

昨晚是她将他的冰寒驱走了,到后面嫌用双手太慢,整个人都似火炉似地贴近了他。

这样,他才得以醒来。

尽管病未好,但是,身体终于不再冷如寒冰了。

当初他以为妖凤之心可能压制煞龙,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妖凤之心选了她为主,凤月妖女

竟然能够压制他的寒毒。

事到如今,镇陵王也不知道,究竟是妖凤之心本就有这效用,还是因为妖凤之心与她结合了,她才具备了这种效用。

但是

他记得当初在神女墓里,他寒毒发作,似乎并没有像以前那般控制不住自己体内汹涌的杀气和戾气,那是因为她在?

那个时候,他们明明还没有得到妖凤之心。

想不通,那便不想。

反正不论怎样,她都必须是他的。

云迟是被锦枫的声音吵醒的。

锦枫醒来之后一转身,看到他们两人竟然那样亲密地相拥而眠,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顾不上怕镇陵王,立即就跑了过去,“迟快醒醒!快起来!”

她不敢去拉开镇陵王搂在云迟背上的手,急得直跳脚。

男女授受不亲!姐竟然,竟然

云迟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慵懒模样,嗓音也有刚醒时的一点娇软,“枫姨,你吵得我都睡不着了。”

一边着,她还一边伸手去摸镇陵王,然后表示很满意。

体温虽然比正常人低点,但已经好太多了。

锦枫看到她的动作,真想晕过去。再看到因为她的动作而滑下一些的白布下面,男人**的胸膛

白布之下,裴青公子可是不着寸缕!

天啊。

“转过去。”

镇陵王目光冷戾,扫了她一眼。

锦枫吓得立即转身,瑟瑟发抖。裴青公子的眼神好可怕!

怎么办怎么办?

如今,迟除了嫁给他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是,裴青公子却让人觉得很可怕啊,迟嫁了他会过得好吗?

一时间,锦枫陷入了深深的可怕的纠结里。

偏偏云迟完没有想到她的心思,她坐了起来,取下了自己已经烤干的衣服,扫了一眼,发现骨影木野不在,徐镜刚刚醒来,昨晚还有心理阴影,根本不敢转过身来,柴叔明显在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