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浪花直播

恐怖威压和气势,席卷着整个神都。

让神都里的那些个自以为是的强者们,此刻都深深地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这大概就是。

那种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气息,正在充斥着整个神都。

并且,那天地异象他们也看见了。

这是一场洗牌。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强者,简直就是一个禁忌的存在。

“究竟是谁,居然能拥有这么强大的本事,简直可怕啊。”

“好像是从国教学院的方向传来的,难道那座重启的学院里,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存在了吗?”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的。”

“能够造成这种影响,并且仅仅是依靠气势便可以威压整个神都的存在,古往今来就这一次啊。”

“是啊,连曾经那位天下第一人周独夫都没有做到。”

西瓜与女孩

“那么他到底是谁呢?”

“应该是他,大周王朝新任国师江缺,除了他想不出谁还有折中本事。”

“他这么厉害吗?”

“不知道,但也只有他才行,其他人根本没这种本领。”

“……”

很快,整个神都里那些个老不死的家伙,便你一言我一句地说了起来。

江缺的可能性最大。

因此他们这样猜测着,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能够找到一些心理慰籍。

还好。

是自己人啊。

江缺也算得上是自己人了。

毕竟他是大周王朝的国师,而神都里,许多人都是依附于大周王朝而存在的。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也算得上是自己人了。

离宫里。

教宗寅行道正在培植他的常青树,里面蕴含着一方小世界。

但是。

突然出现的强大气势,却让他感到一阵郁闷起来,俨然是被打击到了。

“他……他居然这么强吗?”

仅仅只是气势,便完全把他镇压下去了,要知道他也是从圣境界的强者啊。

可现在居然也不是江缺的对手。

一身实力都被镇住了,连一点点真元都调动不了。

如同他这般的,还有许多人。

他们都惊恐着,也害怕着,生怕江缺来找自己麻烦。

皇宫里。

天海圣后正在打坐修行,但突然间她却调动不了任何真元了。

“嗯?”

正当她疑惑不解时,却感受到一股睥睨天下,霸道万古的气势从国教学院的方向迅速地溃压过来。

以至于天海圣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被镇住了。

天海圣后:“……”

她一脸哭笑不得地望着国教学院的方向,“这么大的场面,看起来应该就是江前辈搞出来的了,只是不知他为何要弄出这么大动静来,难道是突破?”

可是。

江缺都那么强了,再继续突破的话又能突破到怎样一个层次呢?

天海圣后是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江缺的强大竟是这样的,整个神都的修行强者,都因为他的气势而停止了。

仿佛他们所修行的东西都是假的。

这让许多人都感到挺无奈,但是偏偏又没有一点办法。

别说江缺的强大实力,仅仅是因为大周王朝国师的身份,就不是他们能应对的。

神都。

那黑袍国师周尘儿同样也感受到了,“他居然开始突破了,这种气势还在节节攀升么。

等等。

这种气势比早些时候他涌来镇压我的气势还要恐怖无数倍,难道说,在面对我的时候,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全力吗?”

这让她觉得很恐怖。

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很有一种面对一种禁忌存在,“我究竟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真是可怕,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周尘儿明白了。

原来,江缺此前所言的种种,其实都是真的。

他一人就可以灭整个魔族。

这话不假。

她也恍然明悟了。

江缺是真的有那种实力,“从他表现出来的气势,这应该才是他最完全的实力,这种实力可能已经超越了当年的哥哥,也超越了神隐境界,也不知是不是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对此她不得而知。

但是,江缺一定是一个恐怖的存在,绝对不可以得罪的那种。

她忽然哭笑起来,“我之前能够逃生,竟是如此的幸运。”

是的,她够幸运。

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这种好事发生,仅仅是付出一些功法就可以了。

真的很幸运。

因为江缺并没有杀她,也没有对她出手,仅仅是要了一些功法而已。

当然,这也和她的配合有关。

如果她半点都不配合,那可能也不会有活着的一天了。

江缺这个人。

他就是一个超级恐怖的存在啊。

现在周尘儿懂了。

也恍然了。

似乎,自己做魔族的国师有点站错队了?

毕竟江缺是站在大周王朝这边的。

而大周王朝和魔族之间,天然就是敌对的,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他们就会继续对抗上。

而她周尘儿,作为魔族的国师岂不是也要和江缺对上?

一想到这种情况她就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不,绝对不能这样子,他……他太恐怖了。”

这个时候。

她也终于体会到南客的那种心情了。

那是一种觉得很恐怖、诡异之感,此生此世她都不想再进入国教学院了。

那地方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禁地。

至少对于周尘儿来说是这样,他觉得这件事情很可怕。

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与江缺再度为敌,那是一个不可战胜的人。

即便是他那位曾经天下第一的哥哥周独夫复活,大概也处理不了。

江缺的强大已经超出她们的预料之外,这一次感受到江缺的强大之后,周尘儿的心里其实就已经没有其他想法了。

至于魔族和人族之间的恩怨纷争,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反正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魔族现在内部的局面也越来越混乱,她的心情也不好,因为地位随时都有可能被威胁到。

此刻。

江缺正在突破。

对于自己释放出全部气势出来所造成的影响,他完全不知道。

或者说,他完全不在乎所造成的那些影响。

即便是整个神都里都被他的气势所影响了,那又如何,让别人都知道他江缺的强大不也挺好的吗。

这也是展现实力的一种方式,今后那圣后和教宗与他合作,就会老老实实的了。

还有那计道人商行舟,此前一直搞着小动作,江缺没有搭理他,但那不代表他不知道。

如今借助突破的时机,正好告诉别人,他江缺很强大,你们可不要想着去利用,或者是有其他想法。

否则下场还是很惨的。

一开始江缺就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借助修为突破的契机一并表现出来而已。

现在,他的修炼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九品道功已经疯狂地运转起来,原本收集的那些世界本源力也已经被他炼化。

但是这些能量实在是太多了,也太恐怖了。

他的体内正如同那奔流不息的江河一般,正在疯狂地流动起来。

仙元法力也隐隐间控制不住,不过随着江缺继续运转九品道功人仙境大圆满境界的法门时,情况就好转许多。

“终于要突破了吗?”

江缺微微一笑,“这样真好啊,眼看就要突破了,这一次我能借助那些世界本源力直接冲上人仙境大圆满的,嘿嘿!”

看来,这方世界之行大有好处,是来对了。

“虽然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看起来很怪异,很畸形,甚至修行等级也不高,但这方世界的等级本身是高的。”

江缺暗暗思量道:“这就给了我机会,一个获得大量本源力的机会,只有无数的世界本源力,我才能有机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

“轰!”

比如他现在的人仙境大圆满,一个想象的境界。

下一刻。

江缺已经突破了。

水到渠成。

或者,也不能用这个词来形容,毕竟江缺不是这样正儿八经修行的。

他主要是靠着足够多的世界本源力推的,不断地把他推向巅峰。

这点江缺早有心理准备,天上的异象连连,他也是清楚得很。

“正好,可以威慑不少人了。”江缺喃喃地说道:“之前的时候,本座成为大周王朝的国师,许多人心里都不服气,现在看来他们也不得不服了。”

对于自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问题,江缺自然很清楚,但是清楚归清楚,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收起来。

“且让这人仙境大圆满的气势继续笼罩一阵子,让神都里的这些人都仔细感受一下,我江某人可不是吃素的。”

江缺心想着。

正好要解决一部分人,用气势就能压死他们。

当然了。

现在江缺心里还是很淡定,毕竟他人仙境大圆满的修为,在这方世界里是无敌的。

不过是因为这方世界的承载还行,所以也就没有遭遇到排斥的情况。

此刻的神都里。

不少人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不能修炼,也不能运转功法和调动真元,但凡和修炼沾边的事情他们都做不了。

并且,他们还不得不承受那恐怖的威压,一说到江缺的时候,都不得不闭嘴。

仿佛那个人已经成为一个很禁忌的话题一样。

事实上也是如此。

江缺身上传出来的恐怖气息,以及那巨大的气势威压,简直如同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他们身上,给了他们一个深刻又难忘的教训。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连天海圣后和教宗大人都要紧抱的那种大腿。

整个神都里,又有多少人不想抱那样的大腿呢?

基本上的都想。

可惜许多人都没有门路,对于江缺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大脑,很是不了解。

江缺如同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以前的资料完全是一片空白。

没有谁能查到他来自哪里,又为什么有这样高的修为?

或许,那天海圣后和教宗大人应该清楚。

江缺可能是真的来自另一个地方吧。

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否则很多事情根本解释不通的。

当然了。

此时此刻,他们也没有更多的心情去了解江缺。

因为江缺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一个禁忌的存在,不能得罪,也最好不能、不要提及。

免得出现什么状况。

江缺缓缓地收功,并且将所散发出去的气势收起来。

于是。

笼罩在神都无数人身上的恐怖气息和威压,也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如果不是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依然在心里,许多人可能都感觉那只是在做梦。

或许觉得刚刚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心中的那些心有余悸之感,却深深地表明那不是梦,而是一个现实。

那位江国师,他真的很恐怖!

fpzw